• 您可以在 wiki官方社區 中了解更新進度或提出建議
  • 歡迎光臨艦娘百科

初霜

来自舰娘百科
(重定向自初霜改二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舰娘属性

KanMusu078Banner.jpg
KanMusu078.jpg

KanMusu078DmgBanner.jpg
KanMusu078Dmg.jpg

kcwiki编号 078 雷达图
初霜 (はつしも) 初霜

初春型 / 四番舰 / 驱逐舰
耐久 耐久 16 火力 火力 10→29
装甲 装甲 6→19 雷装 雷装 27→69
回避 回避 43→79 对空 对空 9→39
搭载 搭载 0 对潜 对潜 21→49
速力 速力 高速 索敌 索敌 5→19
射程 射程 运 10→49
搭载 装备
0 12.7cm连装炮
0 无装备 谁在呼叫舰队是谁在呼叫舰队 日文WIKI 英文WIKI
不能装备
不能装备
不能装备
入手方式 建造 / 00:20:00
掉落 / 可通过打捞获得
补给需要 燃料:15 弹药:20
合成提供 火力 + 0 雷装 + 1 对空 + 0 装甲 + 0 解体回收 燃料:1 弹药:1 钢铁:5 铝:0
改造消耗

20级 弹药:100 钢铁:100

画师 やどかり 声优 小林 元子

KanMusu078aBanner.jpg
KanMusu078a.jpg

KanMusu078aDmgBanner.jpg
KanMusu078aDmg.jpg

kcwiki编号 078a 雷达图
初霜改 (はつしも) 初霜改

初春型 / 四番舰 / 驱逐舰
耐久 耐久 30 火力 火力 12→49
装甲 装甲 13→49 雷装 雷装 28→79
回避 回避 45→89 对空 对空 15→49
搭载 搭载 0 对潜 对潜 24→59
速力 速力 高速 索敌 索敌 7→39
射程 射程 运 12→59
搭载 装备
0 10cm连装高角炮
0 61cm四连装鱼雷 谁在呼叫舰队是谁在呼叫舰队 日文WIKI 英文WIKI
0 无装备
不能装备
不能装备
入手方式 改造 / 20级初霜 补给需要 燃料:15 弹药:20
合成提供 火力 + 1 雷装 + 1 对空 + 1 装甲 + 1 解体回收 燃料:1 弹药:2 钢铁:10 铝:0
改造消耗

70级 弹药:230 钢铁:220

画师 やどかり 声优 小林 元子

KanMusu219Banner.jpg
KanMusu219.jpg

KanMusu219DmgBanner.jpg
KanMusu219Dmg.jpg

kcwiki编号 219 雷达图
初霜改二 (はつしも) 初霜改二

初春型 / 四番舰 / 驱逐舰
耐久 耐久 32 火力 火力 12→59
装甲 装甲 14→55 雷装 雷装 28→85
回避 回避 64→94 对空 对空 35→81
搭载 搭载 0 对潜 对潜 28→72
速力 速力 高速 索敌 索敌 11→48
射程 射程 运 53→100
搭载 装备
0 12.7cm连装高角炮(后期型)
0 13号对空电探改 谁在呼叫舰队是谁在呼叫舰队 日文WIKI 英文WIKI
0 91式高射装置
不能装备
不能装备
入手方式 改造 / 70级初霜改 补给需要 燃料:15 弹药:20
合成提供 火力 + 2 雷装 + 2 对空 + 1 装甲 + 1 解体回收 燃料:1 弹药:2 钢铁:10 铝:0
改造消耗

无后续改造

画师 やどかり 声优 小林 元子


语音资料

注:改造舰娘的语音只列出不重复的台词。

初霜

语音 场合 台词
入手/登入时 初春型四番艦、初霜です。皆さん、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
我是初春型四号舰,初霜。各位,请多关照!
秘书舰1 準備万端ですよ。
准备齐全!
秘书舰2 はい!いつでもご質問どうぞ。
好的!随时都可以向我提问。
秘书舰3 て、提督? ……ああ、魚雷管の角度を直してくれてるんですね。いつも、すみません。
提、提督?……啊啊,原来是帮我调整鱼雷管的角度啊。一直以来真是麻烦您了。
建造完成 新しい仲間が誕生したようです!
似乎有新的伙伴诞生了!
归来 艦隊が帰投したみたい。お疲れさま!
舰队回港了,辛苦啦!
战绩 提督にご連絡があるみたい。
似乎有给提督的联络。
装备/改修/改造1 うん、ちょうどいいわ。
嗯,正好需要呢。
装备/改修/改造2 これはすごいわ!ありがとう。
这真是太厉害了!谢谢!
小破入渠 ちょっとだけ、休憩ね。
我去稍微,休息一下。
中破入渠 これでまた、みんなを守れるわ。
这样一来,我又能保护大家了。
编成 初霜、出撃します!
初霜,出击!
出征 戦艦の護衛なら、任せてね。
战舰护卫的话,就交给我吧。
战斗开始 敵艦発見です!
发现敌舰!
攻击1 見てなさいっ。
看好了!
攻击2 私が、守ります!
我会,守护你们!
夜战 ほんっと、ツメが甘いのね。
你们真是,太掉以轻心了。
小破1 きゃっ!?
呀!?
小破2 信じられません……。
难以置信……
中破 ま、まだ…沈んだり……しないわ。
我、我还……不会……沉的。
击沉 提督……みんな……ご無事ですか……? なら……いいの。
提督……各位……都没事吗……?那……就好了。
MVP 一隻でも一人でも、救えるならば私は、それで満足なの。
无论是一艘船亦或是一个人,若是能够救起来的话,我就满足了。
结婚 キスカ……って、ごめんなさい! 今の私は、恋愛には興味が無いの。それでも、待ってて……くれるの?
您说……基斯卡(KISS)吗,抱歉!现在的我,对恋爱没有兴趣。即使这样,您也愿意……等我吗?
图鉴介绍 初春型駆逐艦の4番艦、初霜です。アリューシャン作戦、アッツ島沖海戦、キスカ島撤退作戦、マリアナ沖海戦、北号作戦、坊ノ岬沖海戦など、様々な激戦に参加しました!ほんと、頑張ったんです!
我是初春级驱逐舰的4号舰,初霜。AL作战、科曼多尔群岛海战、基思岛撤退作战、马里亚纳海战、北号作战、坊之岬海战,真的是参加了非常多的大战了呢。嗯,真的是尽力了!
装备 やっちゃいます!
开始干活吧!
补给 うん、ちょうどいいわ。
嗯,正好需要呢。
秘书舰(婚后) やっちゃいます!
开始干活吧!

初霜改

语音 场合 台词
补给 補給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可燃物、降ろしておきましょうか?
非常感谢您的补给。可燃物,要卸下来吗?
秘书舰(婚后) やっちゃいます!
开始干活吧!
放置 浜風さん・・・矢矧さんも大丈夫かしら・・・。あっ!提督!私は大丈夫。提督も、お救いします!
滨风……还有矢矧都没事吧……啊!提督!我没事的。提督,我也会救出来的!

初霜改二

语音 场合 台词
入手/登入时 初春型四番艦、初霜です。気力、振り絞って参りましょう!
我是初春型四号舰,初霜。竭尽全力出击吧!
秘书舰2 そうですね、できるだけ助けたいわ、提督だってそうでしょう!
是啊,我想尽可能地救更多的人,提督也是这样想的吧!
秘书舰3 て、提督?あぁ、電探の調整してくれてるんですね。私ったら、いつもすみません
提、提督?啊,是在帮我调整电探吗。一直以来真是麻烦您了。
战绩 そうですね、戦況分析は大事です。無謀な作戦はダメ!ですからね?
说的是呢,战况分析是很重要的。“毫无计划的作战是不行的!”没错吧?
出征 出撃、ですね。気を引き締めて、頑張ります!
出击……是吧。那就集中精神,好好加油吧!
夜战 水雷戦隊本来の力、今こそ発揮です!
现在正是展现,水雷战队真正本领之时!

时报

语音 场合 台词
〇〇〇〇时报 提督、本日は、この初霜がおそばでお役に立ちたいと思います。お助けできることがあれば、なんでも、おっしゃってくださいね!私、できるだけ頑張ります!!
提督,今天,初霜我希望能在您身边帮忙。只要是我能帮上忙的,请都跟我说!我会尽力辅佐您的!
〇一〇〇时报 マルヒトマルマルです。提督、お手伝いできることがあれば、お知らせくださいね。
〇一〇〇。提督,如果有我能帮上忙的,请跟我说。
〇二〇〇时报 マルフタマルマルです。あれっこんな時間に...?私、見てきますね。何でしょう...?
〇二〇〇。噫?都这么晚了,到底是?我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〇三〇〇时报 マルサンマルマルです。提督、なんでも、ありませんでした。でも、扉が開いていて...あっ、なに...?
〇三〇〇。提督,什么都没有,但是门却开了……啊,什么?
〇四〇〇时报 マルヨンマルマルです。あっ、お茶ですね。了解しました!すぐに!
〇四〇〇。啊,想喝茶是吗?知道了,我马上沏!
〇五〇〇时报 マルゴーマルマルです。提督、お茶のおかわりはいかがですか?はいっ!了解です!
〇五〇〇。提督,茶还需要添吗?好的,我知道了!
〇六〇〇时报 マルロクマルマルです。提督、そろそろ艦隊のみなさんに総員起こし、かけますね。…大丈夫。優しくします!
〇六〇〇。提督,差不多该叫舰队起床了。没事,我会温柔地叫的。(深吸气)
〇七〇〇时报 マルナナマルマルです。提督、朝食の用意は、こちらに!今朝のお味噌汁は、大根と菜っ葉にしました。
〇七〇〇。提督,这是我准备的早饭。今天的味噌汤是用萝卜和菜叶煮的。
〇八〇〇时报 マルハチマルマルです。お昼用に、おむすびを握っておきますね。姉さん達の分も! よし、できた♡
〇八〇〇。我来捏中午吃的饭团吧。姐姐她们也有份! 嗯,做好了。
〇九〇〇时报 マルキュウマルマルです。提督、今朝の艦隊運用は、何からお始まりになりますか?…艦隊演習?了解です!
〇九〇〇。提督,今早的舰队运用,先做些什么呢?舰队演习?知道了!
一〇〇〇时报 ヒトマルマルマルです。あら、朝霜さん!おはようございますっ!今戻りですか?お疲れ様です!
一〇〇〇。啊,朝霜小姐,早上好!刚刚回来吗?辛苦你了!
一一〇〇时报 ヒトヒトマルマ…あっ、大淀さん、お疲れ様です!…はい、大丈夫です!初霜、元気にやっております!
一一〇……啊,大淀小姐,辛苦了!嗯,没问题!初霜正精神饱满地进行工作!
一二〇〇时报 ヒトフタマルマルです。提督、お昼にしましょう。はいっ、おむすびです。どうぞ召し上がれ!お茶も、どう~ぞ。…あっはい!熱いですよ。気を付けて!
一二〇〇。提督,吃午饭吧。给,这是饭团。请享用。给您茶。嗯,茶很烫,注意不要烫到了。
一三〇〇时报 ヒトサンマルマルです。…えっ、姉さんが探してたんですか?あっ、いけない!提督、ごめんなさい!少しだけお待ちくださいね。
一三〇〇。嗯?姐姐找我了吗?不好。提督,抱歉,请您稍等一下。
一四〇〇时报 ヒトヨンマルマルです。はっはい。大丈夫ですぅ!姉さん達、みんな、今日も元気です!よかった。
一四〇〇。嗯,没问题。姐姐她们今天也很精神!太好了。
一五〇〇时报 ヒトゴマルマルです。え、北号作戦ですか。はい。上手く行ってよかった!伊勢さん、日向さん、さすがです!
一五〇〇。嗯?北号作战吗?嗯,能顺利进行真是太好了。伊势小姐,日向小姐,你们真厉害!
一六〇〇时报 ヒトロクマル…矢矧さん!お疲れ様です。はいっ!初霜、問題ありません。いつでも!はいっ!
一六〇……矢矧小姐!辛苦您了。嗯,初霜我一切顺利。随时都可以!嗯!
一七〇〇时报 ヒトナナマルマルです。提督…そうですね。あの戦いは、大変なものでした。私は…私は…!
一七〇〇。提督……说的是。那场战斗确实很艰难。我……我……
一八〇〇时报 ヒトハチマルマルです。ごめんなさい、提督。今、お夕食の用意をしますね。お待ちください。
一八〇〇。抱歉,提督,我现在就准备晚餐了。请稍等。
一九〇〇时报 ヒトキュウマルマルです。今日は、いわしのつみれ汁と麦飯と…あっはい!おかわりもあります。召し上がれ!
一九〇〇。今天有沙丁鱼丸汤,麦饭,还有……嗯,锅里还有。请享用吧。
二〇〇〇时报 フタマルマルマルです。提督、艦隊の皆さん。本当にお疲れ様。今日も、お疲れ様でした。
二〇〇〇。提督和舰队各位,真的辛苦了。今天也辛苦你们了、
二一〇〇时报 フタヒトマルマルです。提督、今という時間、本当に大切な、大切な時間ですね。初霜…そう思います。
二一〇〇。提督,此时此刻真的非常非常宝贵。我……是这么想的。
二二〇〇时报 フタフタマルマルです。提督、そろそろ本日はおやすみになってください。たまにはゆっくり、ねっ?
二二〇〇。提督,今天差不多该休息了。偶尔也放松一下,好吗?
二三〇〇时报 フタサンマルマルです。提督、本日一日、大変お疲れさまでした。明日も...きっと明日も...お休みなさい。
二三〇〇。提督,今天真是辛苦你了。明天,明天也一定会……晚安。

游戏资料

游戏更新

(欢迎补充)

获取途径

状态 可建造
建造 20分钟
掉落 1-1:镇守府正面海域 (A.B.C点) 1-2:南西群岛近海 (A.B.D点) 1-3:炼油厂地带沿岸 (多点) 1-4:南西群岛防卫线 (多点) 1-5:镇守府近海 (多点) 1-6:镇守府近海航路 (多点)
2-1:金兰半岛 (多点) 2-2:巴士岛近海 (多点) 2-3:东部奥廖尔海 (多点)
3-5:北方阿留申海域 (多点)

备注:

  1. 属于低稀有度舰娘。但刻意的狙击她有点难,因为ALL30的奖池略大。
  2. 所以每日做做日常建造任务与刷刷闪就能与她邂逅。

建造推荐使用公式

燃料 弹药 钢材 铝土 验证
30 30 30 30

低稀有度的驱逐和轻巡都可以通过这个公式邂逅
统计次数3997033次,出货数79568件,出货率1.99%

角色设定

(欢迎补充)

舰娘简介

(欢迎补充)

相关任务

  • 核心任务:
  1. “第二一驱逐队”编成!
  2. “第一水雷战队”北方突入准备!
  3. “第二一驱逐队”出击!
  4. “那智战队”起锚
  5. “第一水雷战队”KE号作战、突入!
  • 推荐任务:(暂无)

Ps:核心任务为需要该舰娘作为完成条件之一的任务,推荐任务为在做此任务时推荐玩家使用该舰娘去完成。

历史资料

  • 概述

初霜在日语中意思是,入秋后第一次出现的霜。作为舰名使用共计有两代。第一代为初代神风级驱逐舰。第二代初霜即为是、初春级的四番舰。1933年1月31日在浦贺船渠动工,1933年11月4日下水,1934年9月27日服役。最开始,日方希望将包括初霜在内的初春级设计为将吨位缩小为1,400吨,航速在36.5节,同时搭载12.7cm炮5门(座连装炮塔和1座单装炮塔以阶梯式配置在舰首,1座连装炮塔在舰尾)、3座3连装鱼雷发射管同样也采阶梯式(第3号鱼雷发射管高出一段,总共9门鱼雷发射管),加上首次装备的鱼雷次发装填装置,武装几乎不输吹雪型的新型驱逐舰。

然而一番舰初春在公试时即发现船身只要倾斜超过38度就会有无法扶正直至倾覆的危险,二番舰舰子之日在全速回转时倾斜度也高达27度,因此2舰一起举行完工仪式后便开始进行改善工程。而此时却又发生了友鹤事件,事件后海军了解必须彻底解决问题,于是对已经完工于开工的初春级6艘进行了彻底的改造,同时终止了剩余的建造计划。改而重新设计,之后得出的就是白露型。

改装后的初霜航速从36.5节降到了33.3节。武备方面取消了阶梯式的配置,撤去了第3号鱼雷发射管,舰首单装的第2炮塔移到舰尾和第3炮塔同样高度的位置,上层结构缩小,增加压舱重量使重心下移。同时装备了40mm机炮2座。

  • 舰历

太平洋战争开始时,被编入第1水雷战队第21驱逐队,在日本濑户内海西部从事反潜任务。1942年,参与占领肯达里、望加锡、巴厘岛、阿留申群岛。

1943年3月,参与科曼多尔群岛海战后,被编入第5舰队第1水雷战队,从事日本本土与千岛群岛之间的船队护卫任务。7月时参加了基斯卡岛撤退任务。7月26日,在浓雾中与“若叶”发生碰撞,行动未受影响。在幌筵岛接受应急修理后,从事千岛群岛的船队护卫任务。

1944年1月开始从事航空母舰“云鹰”、“千岁”、“瑞凤”和“龙凤”的护卫工作。6月参与菲律宾海海战。10月被编入志摩舰队所属的第1水雷战队,进行从台湾到马尼拉的运输任务,然后在马尼拉与志摩舰队主力部队会合。10月24日,在苏禄海南下时,遭到美军舰载机的攻击而受损。被击沉的同型舰“若叶”上的生还者由“初霜”和“初春”运送到马尼拉进行救治;主力部队于26日停泊在布桑加岛。在马尼拉湾的甲米地军港修理后,参与了第二次“多号作战”。此后,返航至新加坡。之后参与日本方面在太平洋战场上最后一次取得胜利的北号作战,并且在之后护卫“伊势”、“日向”返回日本本土。

1945年4月,和“大和”一同参与攻击冲绳的菊水特攻作战,并救助坊之岬海战中沉没的“矢矧”、“滨风”上的生还者。6月,作为宫津湾炮术学校的练习舰。7月30日遭遇美军飞机攻击,在防空战中触雷导致严重受损。为避免沉没,强行搁浅于海岸,战争结束后解体。

1945年9月30日,初霜除籍。

初霜在解体后,其船锚被保存在幸存士兵所开设的医院里。某种程度上,其拯救的愿望得以继续延续。

小捏他

自从于肯达里攻略战中崭露头角之后,初霜又相继参与了南方战线的各大侵略行动。在被编入北方部队品尝了阿图岛海战以及基斯加大撤退的苦涩之后,她再度回到南方,并历经马里亚纳海战、多号作战、北号作战、坊之岬海战等强弩之末的军事行动而苟且偷生。同时见证过基斯加撤退战以及北号作战的更是只有她一人而已。

胜利完成基斯加岛撤退作战之后,她一方面投入了前文所述的各大战役,一方面也没有落下各种琐碎的护航任务。在她护卫下的改装航母、运输船以及众多其他舰只几乎都完成了既定的目标,光是游戏中已实装的受益者就有日向、伊势、大淀、爱宕、飞鹰、龙凤、千岁、高雄、瑞凤、榛名以及妙高。

  与初霜共同出阵的僚舰与护卫对象,在作战期间的存活率明显高出海军的平均值。这大概也就是她时常被称作幸运舰的缘由吧。

  其所护卫的战斗舰艇只有大和中道崩殂,哪怕算上运输船之后,各种未能活着完成任务的船只照样可以用一只手数得明明白白。当然如果再加入僚舰因素的话,得出的数字依然漂亮但终究没有那么好看了。

初霜自身也几乎没有受到过称得上损伤的破坏。除了最后被水雷一发入魂之外,需要调用医保的不过是基斯加撤退作战的撞击事故发生后,在营救若叶船员时炮塔上挨的一发航空炸弹而已。可见将她划作IJN少有的幸运舰之一并不是没有道理。

为此,其船员折损率几乎为零,而且清一色都是历经过多次作战与护航任务的熟练老司机。

  雪风上的水手们就曾经表示初霜在防空射击,机动规避等方面都有着极高的造诣。不用说,这都是托了那些与雪风一样,积累了历次战役经验而幸存的老兵们的福吧。

  至于在最后的最后决定雪风与初霜迥异命运的,也不过只是薄如蝉翼的一层运气。(见:「驱逐舰神风电探战记」光人社NF文库)虽然两人战后解体的结局确实没啥区别。

由于是一路存活到末期的驱逐舰,因此尽管没有达到时雨和初春的程度,军方依然为其临时加装了多种防空装备。

截至1945年战争末期,初霜以拆除一门12.7cm单管主炮的代价,加装了3座三联装、1座双联装、10挺单管25mm与4挺13mm机枪,成为了一艘坐拥各式对空火器的重武装驱逐舰。

有趣的是,孕育了她的浦贺船厂,同时也是潮、时雨、霞、滨风等一众幸运舰的生母。

表面上成熟稳重的初霜,在下水仪式时却闹出了突然减速停止,顺便弄折数根支柱的失态表现。

想象一下支架就着军乐队演奏的军舰进行曲,伴随拉开彩球放出的漫天白鸽与五彩纸片,在盛大仪式的最高潮中当着众多来宾轰然倒塌的场景吧。所有相关人员的面色无疑都是铁青的。(这也成为了一次登上了新闻报纸版面的奇耻大辱→读卖新闻(1933年11月1日)※12月2日版面上那个只是订书针等的装订痕迹。

结果,军方不得不紧急中止此次下水仪式,并改在次月重新举办。(一般来说,下水日往往会挑在「大潮」日举行。如果六曜历法可以选到「大安或者友引」的话无疑更能讨得一个好口彩,不过这并非绝对条件,终究只是「如此比较吉利」的程度(参考)。而驱逐舰的下水仪式则早在1902年5月就更改成了可由镇守府长官随时执行的制度。(见『世界舰船』2013年9月増刊号)不过搞砸下水仪式本身就属于极为罕见的个例,可以用来参考的资料更是凤毛麟角,因此关于仪式改期另行的准确说法尚有待进一步考证。)突然的平地摔虽然让高层开始担忧起了初霜的前途,(失败或者不怎么顺利的下水仪式一向被认为是种极端不详的凶兆。就事实而言,下水失败的战列巡洋舰筑波(因弹药库殉爆而沉没),舰首彩球没能按计划拉开的战列舰土佐(受制于海军条约未能建成,后作为靶舰遭到击沉)、与船坞内墙发生剧烈撞击而受损的航母信浓(出生第10天便不幸夭折),还有仪式途中突遭恶劣天气侵袭的航母翔鹤(需要解释么),体验过一波三折下水经历的舰船绝大多数还真度过了磕磕绊绊的一生。)但她却用自己的足迹证明了这不过只是杞人忧天罢了。

说不定对她而言只是提前将「不会轻易沾水=就算单剩意志也屹立不倒」的战历剧透出来了吧。

把船员甩进海里的黑历史、阿图岛海战不明不白的结果,还有与若叶、长波夹三明治等事故都使得初霜的战历在基斯加大撤退之前显得苍白无力。

太平洋战争爆发之初,她与初春、子日、若叶共同构成了第21驱逐队,并在阿武隈的统领下参与第一水雷战队的各项任务。

然而受制于初春级糟糕的续航能力,第21驱逐队并没有跟随战列舰群以及机动部队前去袭击珍珠港,只能乖乖地系留在内海隔岸观火。

第21驱逐队的编制一直留存至了战争末期的1945年6月,并在解散前持续而低调地执行着关键的资源运输任务以维持日本的生命线。同时,这也是为数不多参加过坊之岬海战驱逐队之一。

虽然没有与其他成员共同参与过作战行动,但除了4艘初春级之外,1944年末~1945年1月的时雨,北号作战之后~坊之岬海战的朝霜以及坊之岬海战爆发前不久~战斗过程中的霞也曾是第21驱逐队的下属。

此后,因坊之岬海战失去了全部队友的初霜被编入了只有雪风独守空房的第17驱逐队。

让第21驱逐队这支护航专业户真正开赴最前线的契机,是1942年1月一次保卫船队前往菲律宾达沃的护卫任务。

当时,荷属印度驻军的活跃攻势让日军大本营陷入了护航舰艇不足的窘迫境地。恰巧在此时驶入达沃的第21驱逐队便直接撞到了枪口上。

而如获至宝的高官们不容分说地就对初霜等人下达了参与24日苏拉威西岛肯达里侵略作战的命令。

然而就在25日清晨,攻击队旗舰长良突然出现在为与进攻部队汇合向着肯达里疾驰的21驱面前,猝不及防的初春一头扎进了她怀里,顿时生命垂危,长良自身也受到了一定的损伤。

没有大碍的攻击队长独自返航,若叶与子日则护卫着初春蹒跚地继续向达沃进发。在长良完成修理重返岗位之前,初霜便成为了升挂将旗的天选之人。

因此,虽然属于临时顶替,初霜终究是在参与的第一次作战行动中便爬上了第1根据地部队旗舰(根据地部队的主要任务为防卫并管理那些设立于占领区的海军基地。初霜其实就是在代替长良行使警备队长的指挥职责)的高位。

此后,她又相继参与了望加锡与巴厘岛登陆战。

巴厘岛作战期间的初霜

初霜作为支援队长长良麾下的一员参与了这场战斗。

巴厘岛海战的硝烟尚未散尽,支援队便瞧准盟军撤退的当口抵达了战场。在将救援满潮的任务托付给队友之后,长良与初霜驶往龙目海峡北侧实施哨戒。

然而正当荒潮开始牵引满潮准备撤退时,盟军对此地发动了一场猛烈的空袭。满潮的牵引钢索被炸断,她与大潮的船体也均因受近失弹波及开始进水。

作为应对,在场舰艇当即分散成第1小组(朝潮、荒潮、满潮、子日)、第2小组(若叶、大潮)、第3小组(长良、初霜)分别开始北上。

三组人马此后虽然也遭受了26架轰炸机的袭击,但还是较为完好地返回了苏拉威西岛的望加锡。

次日,第21驱逐队连同长良及第8驱逐队搭载着登陆部队离开望加锡。

考虑到盟军极有可能对巴厘岛机场实施饱和炮击,舰队刻意避免了与一切敌方单位的接触,从而顺利地完成了兵员的运输任务。

巴厘岛陷落后的3月1日,第21驱逐队会同勘测舰筑紫一同奔赴位于巴厘岛与爪哇岛之间的巴厘海峡实施警戒。

此时,于泗水海战中幸存下来的4艘美军驱逐舰刚好抵达此地准备继续南下澳大利亚。

第21驱逐队在4500米的距离上抢先发动了攻击,然而盟军却并没有显露出半点要和日方死磕的意思。

提前为摆脱阻击烧到通红的锅炉立刻输出了最大功率,帮助驱逐舰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巴厘海峡甩在了身后。而一脸懵逼的21驱自然也不打算继续深究下去。

但初霜倒并非一事无成,至少配合若叶击沉武装商船的战果还是记在了她俩头上。

1942年5月之后,初霜开始频繁现身北方海域。毕竟为了进攻阿留申编入北方部队的她,就这么被直接委以了警戒的重任。相较于各种大船正面硬肛的南方战线,北方前线虽然土鳖,但比起倾巢而出的美军呈绝对劣势的战力与资源,再加上北方特有的独特天候,这边的日子也绝对算不上有多么好过。

北方海域阿图岛、基斯加岛战线的初霜

1942年5月29日,随着阿留申侵略战正式启动,初霜离开大凑启程北上。

受中途岛战局的影响,她无数次在高层继续行动和一时撤退的命令中彷徨,幸而其周遭从未陷入过战火,总体行动也在逐渐步入正轨之后成功结束。表面上她似乎并未对AL计划作出什么建树。但实际上,初霜却从未停下过自己的脚步。

  初霜所属第1水雷战队的主要目标为协助攻占阿图岛。为了在正式行动前先给美军铐上一道枷锁,她们的首要任务就是对基斯加岛以东的埃达克岛实施渗透破坏。而初霜则奉命指挥特务炮艇真金丸,独自对盟军必经的水道布设水雷。面对汹涌的波涛以及伸手不见五指的浓雾,舰队静悄悄地开始向东方进发。

    想要在恶劣天气下完成油料补给也许是最困难的战术动作之一。因此6月4日进行的海上补给并未充分满足所有舰艇的需求,部分成员的燃油甚至可能不足以完成后续工作。然而就在一水战下定决心不惜一切代价执行任务的6月5日,某道来自联合舰队的命令却好似一桶凉水劈头盖脸地浇了下来。

    「暂时搁置对中途岛、阿留申的攻击。」

    不过就在数小时之后,指挥部还是下达了继续执行AL作战的指令。初霜也按照预定计划带着真金丸脱离了大部队。读着指挥部要求自己尽心尽力布雷的指示,所有人都为终于要展开的行动绷紧了神经。然而就在当天深夜,北方部队指挥官又下达了一条新的命令。

    「暂缓对阿图岛的进攻与破坏工作。向西航行并随时待命。」

    这正是联合舰队指挥部决定中止MI作战后向全军发布的待机命令。不得已遵命西进,带着真金丸无精打采地航行在北太平洋上的初霜,竟然又于次日午后,获悉了北方部队决定继续执行AL作战的命令,一时间士气沸腾。然而,对于埃达克岛的攻击还是因为各种潜在的理由遭到中止,真金丸也因奉命返回幌延而与她道别。初霜只能独自驶向阿图岛近海的会合点。

  与阿武隈合流后,两人立即被派往阿图岛霍尔茨湾支援登陆作战。初霜的职责也随之转变为对漂泊在港口里打着各种下手的阿武隈提供警卫和保护。尽管陆军马鹿的登陆与推进步履蹒跚,但几乎毫无防备的阿图岛依然很快落入了日军手中。不过,对于在千变万化的气象条件下站岗放哨的初霜来说,船员们的神经显然要比招摇过市的占领军们紧张太多了。

    攻占阿图岛后,手忙脚乱地补给完燃油的她,又立刻受到了新任务的召唤——跟随阿武隈前往阿图岛附近的塞米奇群岛实施扫雷与侦察。而分摊到了西岛(阿赖度岛)的初霜,便在那里进行了约3个小时的实地考察。

  6月10日,进攻部队解散,AL作战就此告了一个段落。近乎毫发无损的舰艇们也纷纷沉浸在相互犒劳的喜悦之中。不幸的是,美国人的反应远比想象中来得要快。12日开始频繁出现的水上飞机,直接导致了基斯加大空袭的发生。潜艇们也逐渐开始收紧包围网。1水战却又赶在这个时候奉命进入基斯加以东的阿姆奇特卡岛实施侦察,初霜在北方战线的苦斗还远远没有结束。

1943年3月27日,美国人以轻巡里士满(USS Richmond, CL-9)为旗舰,向第二批奔向阿图岛的集团运输部队迫近。负责护卫船队的北方军(旗舰那智)认为这是一次全歼当地美军绝佳机会,从而发动了猛烈的反击。后世所称的阿图岛海战就此爆发。初霜自然也未能躲过出战的宿命。

  随着日本舰队发现美军并调转船头形成返航战态势,战斗正式拉开了序幕。占据着顺风优势还逐渐蚕食着美舰队退路的IJN也成功将一场遭遇战转变为了追击战。一边是纯粹为了袭扰运输船队编成的美国人,另一边是穷追不舍的日本人,单从兵力上来看日军无疑占据着压倒性的优势。可消极的指挥以及美军无畏的反击竟然令日方自始至终未能拉近与敌方的距离,战斗逐渐演变成了远距离的隔空打炮。为此,以初霜为首的乱战狂人——驱逐舰们几乎没有得到表现的机会。

    海战终盘,第一水雷战队总算将距离缩小至13000米旋即展开炮击,初霜共计发射了6枚127毫米炮弹但无一命中。此外,其左舷的鱼雷发射管也在19000米距离上以130°发射角连蒙带猜地丢出了5枚鱼雷——正当初霜手忙脚乱地为发射做准备时,目标突然改变了行动方式,并且通过释放烟幕将初霜蒙在了鼓里。战斗结束后,一水战司令部针对此现象甚至特意提出了「给我将鱼雷调整到随叫随射之后再说话。」的指示。

  结果,日军不仅未能全歼美国舰队,关键的运输任务也被迫中止。可以说此次战斗给初霜留下的只有无数痛苦的经验而已。

  此后,燃料枯竭的北方部队再也无法实施像样的作战,九死一生的美军反倒掌握了整条北方战线的制海权。丧失向阿图岛大批量运输兵员与给养的现实,直接导致了日后的阿图岛玉碎以及基斯加大撤退。

基斯加岛撤退作战期间,初霜因浓雾与若叶发生了碰撞,而受撞击惯性影响的船尾又在摆动过程中殃及长波,造成了一起重大的连环事故。

虽然躺着也中枪的长波只受了不会影响行动能力的轻伤,但初霜与若叶却受困伤势只能维持最高12节的航速。为此,高层决定让若叶独自返回幌筵,初霜则在海防舰国后的指挥下,作为油槽船日本丸的护卫脱离了主力编队。

  讲道理的话,这一系列磕磕碰碰其实都是因为迷失在浓雾中的国后一头扎进急刹车阿武隈身上所导致的后续效应,真心不算初霜的锅。

  不知是提前透支了全舰的噩运还是受到了英灵们的加护,此后的撤退终究是收获了一场成功。

  由有心人士绘制的基斯加撤退战况图

基斯加撤退作战结束后,初霜辗转成为了改装航母的贴身护卫。

1944年1月19日,她与初春、若叶、早波(未实装)正按照旗舰能代的指挥护送着瑞凤和云鹰(大鹰级二号舰,未实装。原本只是一艘客轮的她以太平洋战争为契机被改造成了航空母舰。而早在战前的客轮时代,她与姊妹舰大鹰、冲鹰就已经拥有了女性的擬人化角色。)前往横须贺。谁料美军潜艇黑线鳕(USS Haddock, SS-231)却趁此机会对云鹰发动了袭击。

护卫云鹰时的初霜

将瑞凤交给初春、若叶之后,初霜连同能代、早波一边警惕着黑线鳕的追击,一边将云鹰护送到了塞班岛。

即便是在其入渠修理的过程中,她们也一刻都不曾放松过对港外的反潜侦察。20日,海风搭载着来自明石的技工驰援塞班顶替能代和早波。后两者也即刻启程返回了横须贺。22日与26日,初霜相继与皐月以及第7驱逐队的曙、潮合流,并继续担负着防止敌军潜艇侵入港内的职责。

  24日,云鹰护卫队正式结成,但初霜一开始并不是这支队伍的成员,出港后脱离编队前往特鲁克才是她原定的行动目标。最后,考虑到为了做战斗准备而将衣物被褥尽数搬上海岸的海风已不太适宜漫漫的返乡路,第24驱逐队向指挥部提出了换人请求,海军方面便顺水推舟地决定由初霜代替她成为护卫队一员。(接替初霜衣钵驶往特鲁克的海风却于途中遭潜艇击沉。所谓幸运与不幸很多时候只在一念之间。)

27日,在完成应急修理的云鹰指挥下,初霜等人向着横须贺踏上了返程的征途。而正从横须贺奔赴特鲁克的高雄、玉波(夕云级9号舰,未实装)也接获救援指令赶来会合。只能跑出7节航速的云鹰便在护卫队的层层簇拥中缓步前行。

  然而这条归途显然没有表面上那么一帆风顺。潜艇白杨鱼(USS Gudgeon,SS-211)、刀鱼(USS Saury,SS-189)的全程陪伴,加上遇到恶劣海况就只能随波逐流的云鹰。哪怕是对于炸鱼身经百战的初霜,也遇到了投放深水炸弹时被4枚鱼雷贴身擦过的状况,吓出了船员们一身冷汗。

  此外,缓慢而望不见进展的航行,也开始令护航舰只逐渐陷入了燃料不足的窘境。皐月、曙、潮更是先后提前返回横须贺以补给燃油。2月5日,油箱见底的初霜也不得不撇下护卫对象先行撤离。(护卫队进入横须贺补给的这段时间,保卫云鹰人身安全的任务便被交接给了冲波与岸波(未实装)。)

  回到横须贺并完成补给的初霜,在因同样理由入港轮休的高雄率领下,于2月7日早晨再度与云鹰等人合流。当天晚上,由包括高雄、云鹰在内共计11艘舰艇组成的一大家子终于全体抵达横须贺,完成了这场历时近一个月的护航任务。

尽管曾因燃料不足暂时离开过,但初霜依然可以说是自始至终陪伴在云鹰身边,并守护她平安地抵达了目的地。

马里亚纳海战(あ号作战)期间,初霜被编入了补给舰队,与雪风、响、卯月、夕凪(第二代,神风级9号舰,未实装)共同担当起了护卫6艘随军油槽船的重任。

在顺利完成对小泽机动部队的补给之后,船队于返回吉马拉斯途中遭到美特混舰队袭击,有2艘行动迟缓的油船因此丧失了航行能力。

补给舰队不得不选择处分掉这些累赘,随后卷着尾巴逃回了基地。

补给舰队的绝大部分成员早在6月14日便从达沃出发,只有初霜与补给舰速吸晚了整整2天才得以启程。

至于速吸虽然也在战斗中受了不小的伤,但完好的机关部还是令她平安地抵达了吉马拉斯。

可见无论舰队遭受多大的伤亡,都无法阻止初霜带着她的护卫对象成功生还。

此后直到莱特湾海战之前,保障马门(马尼拉至门司)01、02船队,门高(门司至高雄)23船队等后勤补给线的安全成为了初霜的主要任务。

莱特湾海战爆发后,初霜所属的第21驱逐队被划归以那智为旗舰的志摩舰队指挥。

因各地需求而分散于各条战线的第21驱逐队,也在完成对马尼拉的运输补给后,追寻着本队的脚步开往了莱特湾。

莱特湾大海战中的初霜

向着合流地点南下的若叶首先被盟军的空袭夺去了生命。同行的初霜与初春即刻放下了救生艇进行善后。

而在救生艇展开救援的同时,初霜则绕着若叶沉没地点不断投放着深水炸弹,以防盟军潜艇趁虚而入。

不久之后,敌机再次出现在了完成救援后打算重新启程的编队面前。飞落的炸弹砸中了初霜2号炮塔侧面,直接导致炮塔内部殉爆并窜起了巨大的火舌。

尽管这一击幸运地避开了要害,(造成伤害的是安装了触发式引信的小型炸弹。敌机似乎并没有预料到会和初霜等人不期而遇,因此直接把用来洗地或者其他什么目的的炸弹扔完了事。如果当时击中初霜的是重磅炸弹或者带有反舰用延时引信的话,最起码前部弹药库是无论如何保不住的。)但对于失去若叶,折损初霜,顺便还满载着生还友军的第21驱逐队来说,已经没有什么莱特湾值得突入了。

不得已返回马尼拉的她们,在转移完若叶的幸存船员之后再度南下。当21驱终于追上本队脚步驶抵科隆港,迎接她们的却是被最上撞弯了舰首的那智,以及正陪护着她入港的不知火。

看着旗舰这副潦倒的样子,初霜舰长也顿时领悟了莱特湾大海战的结果。

伤愈复出的初霜随后加入第2次多号作战的行列,并护送运输船成功闯入了奥尔莫克。

面对来势汹汹的盟军战机,所有护航舰艇均采用了围绕运输船队航行并施放烟幕的战术,并且收到了奇效。

只有处于编队外缘,没能及时享受烟幕庇护的运输船能登丸遭到集中攻击,不幸沉没。

木村昌福司令官搭乘的第1水雷战队旗舰霞即刻发出「你们保护船队先行返回马尼拉,本舰将在完成收尾工作后另行会合」,便孤身一人留在了现场。

她口中的善后显然只有可能是去营救能登丸的生还者。面对极端危险的状况,这一条让舰队指挥官亲自实施救援的指示令初霜舰长(酒匂少佐)煞是感动和佩服,从此对木村司令官产生了肃然起敬的情感。

回程途中,初霜临时奉命找寻因空袭而下落不明的第131号运输舰,旋即联合初春与第9号运输舰展开了捜索。

无助漂流的第131号舰最后在9号运输舰的牵引以及初春、的护航下总算是平安地回到了马尼拉。

相比于四处收拾残局的21驱,美国人的特混舰队却在马尼拉上空闹了一个大新闻。11月5日的空袭直接导致了那智的沉没,紧随其出港的曙也遭到重创。

见此情景,霞当即下达救助命令,带着初霜、初春、潮一起对受害者们展开了救援。

然而美帝却趁着13日的机会卷土重来,木曾、勉强挺过上一次空袭的曙以及初春级的大姐大纷纷中弹沉没。

就结果而言,经历过菲律宾地区一系列战斗并存活下来的只有霞、潮、初霜、朝霜和竹(松级2号舰·未实装)。(第七次多号作战期间,竹在与僚舰「桑」同行途中捕捉到了3艘占据实力优势的美军驱逐舰。她以桑为代价用鱼雷击沉了其中一艘美国小学生并成功返航,从而跨入了武勋舰的行列。)

空袭当时,爆炸起火的初春仿佛是要保护妹妹般产生了大量的浓烟,鬼使神差地将初霜阻隔在了美军的视线之外。

自此,初霜便成为了初春级姐妹中唯一的幸存者。

撤离马尼拉时,初霜将那智遗留下的司令部送到了文莱。

而足柄也在那里接过其衣钵,扬起了第五舰队的将旗。

逃出马尼拉湾的初霜与霞二人借机组队,对榛名等主力舰艇进行了护航。不久之后,对莱特湾一役中受到的损伤进行应急处置后启程回国的妙高再次遭到鱼雷伏击。当时正为油槽船日荣丸提供安保的两人一获悉此事,便立即放下了手里的工作前去驰援。

奄奄一息的妙高,此刻已经因为被波浪扯裂了舰尾而瘫痪。初霜原计划让排水量与马力更胜一筹的霞来进行拖曳,并由自己负责援护,但她却并没有想到说用一艘驱逐舰去拖行重巡的行为会直接把牛顿给气活过来。

一筹莫展的两人只得向羽黑求助,让她来帮忙拖曳自己的姐姐。半路上,霞因临时接获了参加礼号作战的命令而离队前去集合。初霜则以保卫妙高为重,错失了亲眼见证礼号作战的机会。

正所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未能出征礼号的初霜日后竟成为了亲历奇迹般的完全胜利——北号作战的6艘军舰之一,保护着日向、伊势穿过制海权沦丧的危险海域,完好无损地抵达了吴港。

(有志者所做的行动地图)

当时的伊势曾经做出过用高射炮乱枪打爆鱼雷的壮举,

然而由于需要对着身边的海面扫射的缘故,大量的跳弹就在初霜眼皮子底下纵横穿梭,无可奈何地将她逼入了危险的境地。

至于初霜自身也神奇地躲过了潜艇发射的所有8枚鱼雷。

另外,由于需要支援同期进行的硫磺岛登陆战,自莱特湾起就对四航战(伊势、日向)紧追不舍的美特混舰队并未出现在南中国海。没有了饺子群的威胁,潜艇以及陆基航空兵都不是事儿。

时间来到坊之岬海战,在因美军特混舰队猛攻而造成的无尽被弹、沉没与瘫痪中,初霜却完成了无中弹记录、无人死亡、2人负伤这一真真正正的神迹,并最终载着打捞起的众多生还者安然无恙地返回了基地。(此次海战共造成大和、矢矧、朝霜、滨风沉没,矶风、霞自沉,冬月、凉月危重伤。就连雪风都因为吃了一发哑弹出现了罹难者。一度被打上失败作烙印的老旧初春级驱逐舰初霜,便是在如此惨烈的激战中,达成了包括下文所述的丰功伟业。)

坊之岬海战中的初霜

初霜原本配置在大和侧后方,但目睹了滨风轰沉与矢矧掉队的舰长还是毅然决定改变站位,挡在了大和的侧面。

再加上中途通信设备受损的大和发来了「代替我舰进行通讯」的手旗信号,初霜必须一边翻译并转发大和的手旗与发光信号,一边在鱼雷与炸弹形成的暴风雨中心闪转腾挪。

  这正是初霜舰长酒匂中佐(海兵第62期)「沉没的护卫舰艇没有任何意义。因此我才会选择在完成护航目标前拼死血战的道路。」这一观念最好的体现。

  初霜那句「如果是保卫战列舰的话,就请包在我身上吧♪」,或许就是从即便失去护卫目标却依然坚守阵线屹立不倒的历史中引申而来的。

战斗爆发近2小时后,大和终于经不住凌辱轰然倒下。

初霜上目睹了一切的机枪指挥官们敲着指挥棒跺着甲板,发出了悲伤而懊悔的吼叫——「大和亡了!」,机枪手们也同样在颤抖的号泣中流下了男儿泪。

除开完好无损的初霜,负责护航的二水战却几乎全军覆没。

  然而即便是看着大和当面殒命,雪风的寺内舰长依旧斗志昂扬,甚至还做出了靠近初霜并用手旗信号鼓动她「一起闯冲绳吧」的行为。不过此时,联合舰队司令部已经下达了撤退令,她俩只得在打捞完附近的落水者(初霜主要负责营救矢矧以及滨风的船员)之后返回了佐世保。途中,她还救起了搭乘矢矧的第二水雷战队司令官古村启藏,顺便代为保管二水战的将旗。最终抵达港口时,船上一共搭载了包括430名编制内船员之外共计近740人。(在追加放置语音中首次提到的其他同伴之所以会选择矢矧和滨风,估计与这段历史脱不了干系。另外不仅是面对轻巡矢矧,即便对方是与自己同属驱逐舰的学妹滨风,她也会在名字后方加上敬称来进行会话。)

  在前去救助矢矧船员的途中,初霜遇见了正开着倒车向佐世保进发的凉月。身负正常行使都会危急生命的重伤,同时面对着回转罗盘报销,航海地图也付之一炬的窘境,不知所措的她总算是借初霜的帮助下找准了返航的方位角。

  凉月此后还曾一度失踪,直到4月8日下午两点多才满身疮痍地(在渔船「护卫」下)抵达了佐世保。

  当所有人都默认其已经沉没的凉月出现在海平线上的时候,整个佐世保顿时被一阵狂乱的欢呼声所包围。

  工厂拉响警铃,港口中以初霜、雪风、冬月为首的所有舰艇也一同鸣响汽笛来庆祝凉月的生还。(然而当时的进水状况甚至不允许她暂时系留。拖着低垂舰首航行的凉月其中央部干舷高度已经不足50cm。再加上开进船坞的行为可能会挂到舰首完成补刀,指挥部只能让拖船强行把她拽入失去原主人的第七船渠。然而进港时为了致敬而采取的正常航行却加速了海水的涌入,以致于凉月尚未等到船坞完成排水便瞬间坐底。可以说,她当时就差把另一条腿也迈进棺材了。初霜与冬月、凉月之间还发生过许多小插曲,但愿游戏里可以早日实装吧)

战役结束后,初霜成为了二水战最后的见证人。

1945年4月20日13时,第二水雷战队解散训示以及解散仪式在初霜上举行。

被讴歌为战场之花,并相继凋零的二水战就此落下了帷幕。初霜那句「辛苦了」,一定能够传达给沉眠于海底的伙伴们吧

曾经有人怀疑说,初霜头上那根发带会不会是救援矢矧时检拾到的遗物。

虽然过去确实有着卯月和加古等人的先例,但由于矢矧的实装时间远比初霜来得晚,因此幕后的真相或许只存在于运营以及画师的心中吧。(待到初霜改二之后,她头上那根破烂的藏青色缠头带再一次激起了其与矢矧那根领带型丝巾之间的热烈讨论。)

第二水雷战队司令部1945年4月10日天一号作战海上特攻队战斗详报中,记录了如下的战训。

“作战需要冷静规划以及明确而可实现的目的性,无谓地冠以特攻队之美名强行突击只能是因小失大”

初霜改二的MVP台词,或许正是水雷战队最后的期愿。

为了应对绝望的本土决战,初霜与雪风组成了最后的队伍。她俩此时早已失去了尚能组队的同级姐妹,只能拉到篮里就是菜了。

7月30日,两人所停泊的宫津港遭到美特混舰队的大规模空袭。而这也是初霜人生中的最后一场战斗。

宫津港空袭中的初霜

初霜与雪风二人一同承受着血与火的洗礼,酒匂舰长甚至不惜打开舰桥顶部的舱盖来观测以维持对船体的指挥控制。尽管她凭借蛇形机动回避了大多数的炸弹,但依然无法阻止一发近失弹对第三船员室造成破坏并导致进水。不过由于应急修理后的初霜继续实施剧烈的规避动作,进水程度变得愈发严重。

在经历了三十余分钟的防空作战之后,初霜以舰长负伤为代价拼死顶住了第一波攻击。

  然而就在她打算与雪风一起进入沿岸浅海躲避进一步袭击时(要将空投式水雷强行扔在海岸和浅海并维持正常机能是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地面指挥部其实早就要求第17驱逐队司令官命令下属舰只驶进沿岸浅水区以躲避空袭但终究没能及时传达到各作战单位。至于在南方战区便被水雷折腾到焦头烂额的雪风,不用说肯定是在祥瑞之气的加持下抵达了沿岸海域躲过一劫)却没能逃过触雷的命运。水雷爆炸造成的冲击直接切断了机关室的前半部分,进一步加剧了船体的进水,初霜开始向右舷大幅倾斜。为了避免沉没的结局,水手们强行让舰只搁浅在了狮子崎附近,并于倾斜达到30度之后发布了弃舰令。全体撤离后不久,第三兵员室附近再次发生剧烈爆炸,并且可以通过目视确认海平面已经没过了几乎整个船尾,空留着一根桅杆竖在水面上。此时,上空又袭来了一波美军舰载机,其中的一架仿佛是为了确认初霜已经沉没一般绕着她做了好几次超低空盘旋。

  这是发生在日本投降不过2周之前的事情。总伤亡人数为15死约60伤。初霜也因此被认为是战时最后一艘失去行动能力的驱逐及以上等级舰艇。(而雪风则幸运地挺过了当天的攻击,于傍晚时分驶入了附近的伊根港)

    另外,如果将9月2日签署正式投降书而非8月15日接受波茨坦公告作为终战的时间点,那初霜所拥有的这一头衔就得让渡给8月22日触雷坐沉的驱逐舰朝颜了。

    至于旧日本海军(时称第2复员省)丧失的最后一艘小学生,则是于1947年6月7日触礁弃船的神风。

  造成这一扼腕结果的罪魁祸首便是所谓的计数水雷,在与雪风接触之后,这玩意儿刚好到达了自己的爆炸临界点,于是等初霜跟上来之后……。

  不过其自身的战斗详报中并未出现任何有关计数水雷的描述,初霜舰长在回忆座舰沉没的时候也根本没有提到爱船曾经跟着雪风碾上过类似的爆炸物。

    计数水雷的说法源自海军(新闻)记者伊藤正德(著有「联合舰队之荣光」一书。然而我们可以从初霜经受住了宫津湾空袭,并在返回舞鹤途中撞击水雷的记述里,得出此书存在创作嫌疑的结论。历史上真正跟随雪风前往舞鹤的应该是潜水母舰「长鲸」,而发生爆炸的水雷当时正好处于两舰之间,并未造成任何损害。),以及部分1945年出生的作家。他们虽然异口同声地在战后撰写的战记中作出了类似表述,但并未被官方记录所认可,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下文有关「战列舰大和的末日」的文本中,希望大家可以带着批判性的眼光来进行阅读。

    而记录着所有驱逐舰、鱼雷艇、巡逻艇及海防舰履历的「护卫部队的舰艇」第(二)部P41显示则干脆用“1000时,港内,该舰触发美军磁性水雷,并于后部炮塔附近爆炸,龙骨断裂”表示其所引爆的水雷并非所谓计数式。

    书中提到的估计是美军在战争末期用于封锁港口的Mk.25水雷及相关衍生型号。该武器可感应电磁场、声压、水压并设定起爆所需的触发次数。其划时代的性能令战后的美军都难以进行处理。时至今日,海上自卫队依然在竭力搜索与排除这些潜藏于海底的隐秘杀手。

    不同文献对于计数式与磁感应式的多种记录,再加上同时拥有这两种起爆方式的制式水雷,事到如今已经很难再去判断历史的真相了。

另外,由于其船骇在战后遭到了一段时间的放置,因此提督们可以从留存的数张航拍照片上观察到她的身影。(可参考国土变迁档案内的地图·航拍阅览服务)

由志愿者制作的对比照片

战后的初霜

之所以会历经风吹雨打而无人问津,主要是由于相较那些因无油可用而被吴港大空袭炸成残废,就此在防空作战中「大破坐底」的舰艇,初霜则是在遭水雷炸伤后根据酒匂舰长的指示强行冲上狮子崎(可搜索谷歌地图)「搁浅」的存在。

  虽然身负重伤,但搁浅时的冲击力依然将船体死死地卡进了海岸线,直到日后实施水下爆破才总算得以拖行。

  然而卡进海岸的船体部分却一直保留了下来,时至今日,初霜搁浅的海岸附近依旧拉着一层隔离网以防止有人误闯。

  就目前已实装的船来说,比初霜更晚接受处理的舰艇也只有雪风、响、木曾、明石、曙而已。

随着她的身体在1948~51年间打捞出水并送往舞鹤解体。初霜那一波三折的人生终于落下了帷幕。

  她的船锚目前保存在墨田区山田纪念医院。锚体约2米见方,重2吨,整体涂上了漆黑的油漆。医院的创始人,曾于1940年至1941年间在初霜上服役的山田正明原军医少佐(1939年提拔,时任军医中尉)趁着战后复兴的重建期设立了这处医疗设施。1954年,伴随着医院的改造,他从大阪船具屋里翻出了这个几乎被当作废铁处理掉的船锚,并将其作为旧海军的遗物安放在了医院玄关处以示纪念。最开始,医院本着「不想背负利用旧海军记忆为自己宣传的骂名」,并没有明示其出处。然而,随着1985年7月31日发现大和残骸的消息不胫而走,院方的观念逐渐开始向「这是冥冥之中的缘分」转变,并下定决心设置说明板来介绍船锚的前世今生。山田院长也借此机会表明了「希望能通过对初霜船锚的展示,让大和连同着旧海军的辉煌与悲剧就此宁静地沉睡在民众的记忆里」这一立场。或许,这也是医院决定用锚来作为标志的原因吧。

    至于与她一同经历坊之岬海战并组成末日驱逐队,还亲眼见证了初霜最后时刻的雪风,也同样将自己的船锚留存了下来。

  提督们甚至可以通过谷歌街景见到医院大门处的船锚。

名著「战列舰大和的末日」中的不实记述,曾经让初霜背负过莫须有的污名。

初霜身后的无端骂名

根据这部「战列舰大和的末日」的描述,初霜派出的救生艇船员曾经残忍地用军刀砍下一双双搭在船缘上寻求帮助的双手以防止整艘小艇被拉翻。

但这根本就是毫无根据的胡说八道,不仅是初霜船员(其中就包括遭到口诛笔伐的救生艇指挥官本人),连雪风与大和的水手们都对此表示了百分之百的否定。

况且她当时救助的均是来自矢矧与滨风的落水者,根本不关大和什么事情。

  此书的作者吉田满尽管遭到了疯狂的抗议,却至死都不同意对所著的内容进行修订,以至于时至今日,这些强加于初霜船员们身上的暴行依然在普通民众间流传。

  「一艘船也好一个人也好,只要能挽回哪怕一条生命,我就知足了!」,这句MVP语音的背后,无疑有着难以磨灭的负面意识在推波助澜吧。

  权威机构早已证实,剁手的记述并不存在于1946年被GHQ禁止发行的原文(初稿)之中。

  将施展救援时伸出的竹竿(抛绳子的话很快就会因为吸水而沉到海面以下)误认为刀具可能是为数不多能够想到的原因。

初霜的慰灵碑现设立于佐世保的东山海军墓地。

同时,由于她作为第17驱逐队的一员走完了自己的生涯,初霜的名字也被刻在了吴海军墓地——长迫公园内的「第十七驱逐队之碑」上,连同该队历史上的其他成员一起接受后人的祭祀。

担当初霜最后一任舰长的酒匂雅三,是一名纵横驰骋太平洋,历经千锤百炼的实力派驱逐舰长。

初霜正是在他的指挥下得以从坊之岬海战中全身而退。酒匂舰长的任期于7月30日宫津湾触雷丧失行动能力后戛然而止。随后,他在军旅生涯的最后一场战斗中身负重伤却成功地死里逃生,甚至还于日本投降后成为了潮的总指挥。1946年,功成身退的酒匂舰长创立了著名的京浜产业,就此开启了人生的新篇章。

能够往前文中那块第十七驱逐队之碑上刻下初霜的名字,也多亏了他不断的奔走与争取。

网络上早就公开了多段酒匂舰长的战后访谈。无论是想进一步理解初霜这艘驱逐舰的提督,还是对战争末期走投无路的状况心存疑问的玩家,都能从中读出许多有用的信息。

截至2014年3月,初霜之名尚未被海上自卫队的任何一艘舰艇所继承。不过与她共同历经坊之岬海战而幸免于难的「雪风」以及「涼月」「冬月」姐妹分别在战后不久和2014年借当时最先进舰艇的躯壳得到了重生,她的轮回转世相信也已经势在必行了吧。

初春级的初霜是第二艘沿用这一名称的舰艇。国产驱逐舰的始祖之一,初代神风级2号舰便是她的老前辈。事实上所有的第21驱逐队成员早在那个年代就开始以姐妹互称。

好在,海上保安厅的巡逻艇序列终究没有放过这个源远流长的名号。

即白梅级巡逻艇(原海军25吨级内火艇(炮艇式))「初霜(CL-61)」。

此外,她的姐妹舰也被赋予了一个玩家们熟悉的名字——「清霜」。

目前实装的舰娘中,以西式外套作为日常服装的仅有若叶、初霜、铃谷以及熊野4人而已。

多数舰娘依然是坚定的水手服派。水手服=水兵制服=女生制服的印象根深蒂固地禁锢在霓虹人的血液中大概是唯一说得通的解释。不过随着西式外套(Blazer)的语源可追溯至英国海军的论调零星出现,要说这玩意儿和海军八竿子打不着似乎也没有那么理直气壮。

资深食客或许会知道一种名为初霜的大米。岐阜县出产的这种作物拥有圆润饱满的颗粒以及充满嚼劲的口感。JA岐阜更是因其不易粘连的特性推举它为最适合用于制作寿司的大米。越光米则成为了寿司搭档的不二之选。

唯一遗憾的是世界上并不存在名为雪风或者矢矧的谷物。然而倒是有企业注册了大和米的商标。

利用初霜米酿造的初霜酒同样堪称一绝。而世间也存在着使用雪之风、大和川等微妙名字的酒品。事实上游戏中实装的初春级姐妹全员身后都有一款与自己同名的美酒。工作之余喝两杯染上了心爱舰娘之气息的小酒,岂不快哉。当然,可别喝高了哦?

DMM-NEWS也曾把初霜醒目地张贴在首页。文章简洁地介绍了驱逐舰这一舰种在二战时期的功能与职责,随后将这些内容全部投影到了初霜的生平之中,并用初霜正是二战驱逐舰最典型的代表进行了总结,值得玩家们一读。

资料来源

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