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可以在 官方社区 中了解更新进度或提出建议

约翰斯顿

来自舰娘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游戏资料

舰娘属性

KanMusu362HDBanner.png
KanMusu362HD.png

KanMusu362HDDmgBanner.png
KanMusu362HDDmg.png

kcwiki编号 362 雷达图
Johnston (ジョンストン) 约翰斯顿

弗莱彻型 DD-557 / 驱逐舰
耐久 耐久 17 火力 火力 12→32
装甲 装甲 7→20 雷装 雷装 20→60
回避 回避 45→81 对空 对空 32→60
搭载 搭载 0 对潜 对潜 50→82
速力 速力 高速 索敌 索敌 20→32
射程 射程 运 17→70
搭载 装备
0 5inch单装炮 Mk.30
0 533mm五连装鱼雷(初期型) 谁在呼叫舰队是谁在呼叫舰队 [ 日文WIKI] [ 英文WIKI]
不能装备

回避: 索敌: 对潜:

不能装备
不能装备
入手方式 掉落 / 可通过打捞获得 补给需要 燃料:20 弹药:20
合成提供 火力 + 1 雷装 + 1 对空 + 2 装甲 + 1 解体回收 燃料:1 弹药:2 钢铁:7 铝:2
改造消耗

55级 弹药:270 钢铁:180
高速建造材x10 开发资材x80

改造

约翰斯顿约翰斯顿改(Lv55+高速建造材x10+开发资材x80)

画师 ZECO 声优 白城 なお


有增益的装备
SG雷达(初期型), 回避 + 3, 射程 + 1, 索敌 + 4, 火力 + 3;
GFCS Mk.37, 对空 + 1, 回避 + 1, 火力 + 1;
53cm舰首(酸素)鱼雷, 雷装 + -5;
5inch单装炮 Mk.30改, 对空 + 2, 回避 + 1, 装甲 + 1, 火力 + 2;
533mm五连装鱼雷(初期型), 雷装 + 3, 火力 + 1;
5inch单装炮 Mk.30改+GFCS Mk.37, 对空 + 1, 回避 + 1, 火力 + 2;


可携带的特殊装备
无特殊装备

KanMusu362aHDBanner.png
KanMusu362aHD.png

KanMusu362aHDDmgBanner.png
KanMusu362aHDDmg.png

kcwiki编号 362a 雷达图
Johnston改 (ジョンストン) 约翰斯顿改

弗莱彻型 DD-557 / 驱逐舰
耐久 耐久 34 火力 火力 15→55
装甲 装甲 16→52 雷装 雷装 26→72
回避 回避 46→89 对空 对空 40→90
搭载 搭载 0 对潜 对潜 52→90
速力 速力 高速 索敌 索敌 20→60
射程 射程 运 40→82
搭载 装备
0 5inch单装炮 Mk.30改
0 SG雷达(初期型) 谁在呼叫舰队是谁在呼叫舰队 [ 日文WIKI] [ 英文WIKI]
0 无装备

回避: 索敌: 对潜:

不能装备
不能装备
入手方式 改造 / 55级约翰斯顿 补给需要 燃料:20 弹药:20
合成提供 火力 + 1 雷装 + 1 对空 + 3 装甲 + 1 解体回收 燃料:1 弹药:2 钢铁:12 铝:3
改造消耗

无后续改造

改造

约翰斯顿约翰斯顿改(Lv55+高速建造材x10+开发资材x80)

画师 ZECO 声优 白城 なお


有增益的装备
SG雷达(初期型), 回避 + 3, 射程 + 1, 索敌 + 4, 火力 + 3;
GFCS Mk.37, 对空 + 1, 回避 + 1, 火力 + 1;
53cm舰首(酸素)鱼雷, 雷装 + -5;
5inch单装炮 Mk.30改, 对空 + 2, 回避 + 1, 装甲 + 1, 火力 + 2;
533mm五连装鱼雷(初期型), 雷装 + 3, 火力 + 1;
5inch单装炮 Mk.30改+GFCS Mk.37, 对空 + 1, 回避 + 1, 火力 + 2;


可携带的特殊装备
无特殊装备

舰娘立绘

语音资料

注:改造舰娘的语音只列出不重复的台词。

约翰斯顿

语音 场合 台词
入手/登入时 Hi!あたしがフレッチャー級USS ジョンストンよ!I'm going to be a fighting ship!文字通り弾が尽きるまで守ってみせる。今度もね!
Hi!我是弗莱彻级,USS约翰斯顿!我会成为一艘英勇善战的战舰!守护伙伴直到弹药用尽为止,这次也一样!
秘书舰1 Hi!あたし呼んだ?
Hi!叫我吗?
秘书舰2 そうよ、忙しいの…見てわかるでしょ。
对啊,我很忙…一看就知道了吗。
秘书舰3 What's the matter? なに?あたしの装備がそんなに珍しいの?まあ、少しくらいなら……こらっ!調子に乗るな!
有什么事?什么?我的装备有那么稀奇吗?算了,只是一下的话……喂!不许得寸进尺!
建造完成 New face? ふーん。
有新人?嗯~。
归来 Hi!ただいまー。ちょこっと疲れたわ。
Hi!我回来啦。有点累了呢。
战绩 Information? 仕方ないわね、はーい。
情报吗?真是没办法,给你。
装备/改修/改造1 ふーん。まあ、いっか。Many thanks.
嗯~。也好,多谢了。
装备/改修/改造2 あ、これ、ありなの?まあ、いいわ。Thanks.
啊,这个,可以给我?还不错,谢了。
小破入渠 あ、ったった……やられちゃった。でも、こんなのあたしにはかすり傷だから、さっさと治してまた出るわ!
啊,疼疼疼……被打中了。但是对我来说这不过是擦伤而已,马上修理好就能再出击了!
中破入渠 やだもー……あぁ、覗くなよ!Reeeee!
讨厌……啊啊,不许偷看哦!Reeeee!
编成 Weigh anchor!USS ジョンストン,出撃!
起锚!USS 约翰斯顿,出击!
出征 さあ、フレッチャー級の出番ね!USS ジョンストン,出るわ!
来吧,轮到弗莱彻级出场了!USS 约翰斯顿,出击!
战斗开始 来たわ!Target in sight. みんあ、覚悟はいい?行くよ!
来了!发现目标。各位,做好准备了吗?要上了!
攻击1 突撃よ!Fire!
准备突击!开火!
攻击2 More shells!
给我更多弹药!
夜战 Night battle?ふん、上等じゃない!
夜战?哼,正合我意!
小破1 わあああ!やっ、やるじゃない!
哇啊啊啊!还,还挺能打的嘛!
小破2 くっ、主砲が!まだよ!
唔,主炮损坏!还没结束!
中破 かあああ!まだ機関は無事?動ける?あたしはまだ全然やれるんだから!
啊啊啊!引擎还好吗?能动吗?我还能接着战斗!
击沉 また、沈むのか?雪風、なに?え、聞こえ…ないわ……
又要,沉没了吗?雪风,什么?诶,我听不…见……
MVP ん?あたしの奮戦がNumber one?ま、まあ、当然じゃない?そういうことなら、仕方ないわね。
嗯?我的战斗表现是Number one?嘛,这不是当然的吗?既然如此也没办法啦。
结婚 ん、サム?知らないわ、その辺にいるんじゃない?あぁ、あたし?What's up?これは…開けていいの?開けるわよ。えっ、えぇ、えーーーーー!
嗯,莎沐?不知道,应该在那边吧?啊啊,找我吗?什么事?这是…可以打开吗?我要打开咯。诶,诶诶,诶————!
图鉴介绍 Hi!あたしがフレッチャー級、ジョンストンよ!太平洋狭しと駆け抜けたの。ソロモン、マーシャル、そしてレイテの戦いに参加したのよ。サマール沖ではサム達と一緒にTaffyⅢで巨大な艦隊に立ち向かったわ!フレッチャー級、ジョンストン、覚えていてね!
Hi!我是弗莱彻级,约翰斯顿!横跨太平洋远道而来。我参加了所罗门、马歇尔还有莱特湾的战斗。我在萨马尔湾和莎沐她们一起组建成塔菲三号对抗了强大的舰队!我是弗莱彻级约翰斯顿,请记住我哦!
装备 Who cares?
谁在乎啊?
补给 砲弾はたっぷり積んでよね!I'll be counting on you!
炮弹一定要带够哦!我可全靠你啦!
秘书舰(婚后) どうしたの、あなた?ちょっと、顔色悪いじゃない?少し疲れたの?Oh, well.じゃあ、あたしの特別のおまじない、あげようか。みんなには内緒よ!
你怎么了呀?好像脸色不太好?是不是累着了?哦,好吧。那我就给你用我的特别咒语吧。要对大家保密哦!
放置 Hi!サム!暇してる?あたしも今暇してて…カードでもやる?何がいい?ポーカー?今日は何賭けようか……あたし今日、負けない気がする!
Hi!莎沐!你有空吗?我现在也正闲着…要不要来打牌?打什么?扑克牌吗?今天赌点什么好呢……我感觉今天不会输给你哦!

约翰斯顿改

语音 场合 台词
入手/登入时 Hi!フレッチャー級USS ジョンストンよ!全ての弾が尽きるまで今日もあなたを守ってあげる!何よ…そうよ、あたしがそうしたいの!
Hi!我是弗莱彻级USS约翰斯顿!今天也由我来守护你,直到打空最后一发炮弹!什么嘛…我就是那样想的嘛!
秘书舰2 あなたもいろいろ大変そうね。あたしが助けてあげる。
你好像也挺忙的呢。让我来帮帮你吧。
装备/改修/改造1 ふーん?まあ、いいんじゃない?
嗯~?也挺好的嘛。
攻击1 突撃よ!Open fire!
准备突击!开火!

时报

语音 场合 台词
〇〇〇〇时报 仕方ない、今日はあたしがサポートしてあげるわ。Go right?
真没办法,今天就让我来协助你吧。没问题吧?
〇一〇〇时报 It is one. Coffeeでも淹れる?そう?待てて。
一点了。要不要泡杯咖啡?要的吗?等我一下。
〇二〇〇时报 It is two. ここでは丑三つって言うらしいわね。どういう意味?
两点了。这边也叫做三更、半夜对吧。是什么意思呢?
〇三〇〇时报 It is three. 流石に眠いわね。あなたは大丈夫?ふーん、そう。
三点了。开始犯困了呢。你不要紧吗?嗯~,那就好。
〇四〇〇时报 It's four. もうすぐ夜が明けるわね。ふぁー…よし、頑張りましょう!
四点了。再过一会天就要亮了呢。唔啊…好,继续加油吧!
〇五〇〇时报 It's five. 見て、朝日!綺麗ね!一日が始まるわ。この時間、好き。あなたは?
五点了。快看,是朝阳!好漂亮!新的一天要开始了。我很喜欢这个时间。你呢?
〇六〇〇时报 It is six now. Good morning!さあ、始めましょう!
现在六点了。早上好!来吧,开始工作!
〇七〇〇时报 It is seven. まずは朝食ね、あたし流だけど、いいわよね?はい、玉子はスクランブル!
七点了。首先是做早餐,就按照我的习惯做了,可以的吧?好啦,鸡蛋要用炒的!
〇八〇〇时报 It is eight. Hi,ガンビー!おはよう!今日も頑張りましょう!サム?まだ今日は見てないわ。
八点了。Hi,甘比!早上好!今天也加油吧!莎沐?今天还没见到她呢。
〇九〇〇时报 It is nine. さあ、今日は何から始める?まずは演習かしら。重巡部隊だって相手になるわ!
九点了。好,今天从什么开始呢?首先来演习吧。就算重巡部队我也能与之一战哦!
一〇〇〇时报 It is ten. ここの重巡部隊もなかなかやるわね。いい汗かいたわ!喉渇いたわね。
十点了。这里的重巡部队还挺能打的呀。出了好多汗!有点口渴了。
一一〇〇时报 Elevenses. うん、ice tea美味しい!Thanks!って、ふえ、金剛?あ、ありがとう。
上午茶时间。嗯,冰红茶真好喝!多谢了!呃,诶,金刚?谢,谢谢。
一二〇〇时报 It is noon. Lunchtimeよ!あたしの手作りサンドでいい?そう?はい、どうぞ!
正午了。午餐时间哦!就吃我亲手做的三明治好吗?好的?嗯,请用吧!
一三〇〇时报 It is one. そう?美味しかったのならまた作ってきてもいいけど。次は、何にしようかな……
一点了。是吗?如果好吃的话下次还可以做给你吃哦。下次做些什么好呢……
一四〇〇时报 It is two……あ、サム!Hi!元気?もちろんあたしはばっちりよ!当たり前じゃない!
两点了……啊,莎沐!Hi!还好吗?我当然是精神饱满啦!那不是当然的嘛!
一五〇〇时报 It is three. そうね、TaffyⅢではサムもホーエルも頑張ったわ。もちろん、あたしも全力で!
三点了。是啊,在塔菲三号的时候莎沐和赫尔她们都很努力呢。当然我也在全力奋战啦!
一六〇〇时报 It is four. Hi!ユキカゼ!あなた、いつも元気そうね!その格好、寒くはないの?そう?
四点了。Hi!雪风!你不管什么时候都很有精神呢!你穿那么少不会觉得冷吗?是吗?
一七〇〇时报 It is five!あなた、あそこ見てよ!ほら、夕日がちょうど海に落ちるわ。どこを見ても、綺麗ね。
五点了!快看那边!看,夕阳刚好要落到海面了。不管怎么看都好漂亮呢。
一八〇〇时报 It is six. さて、夕食は下の戦いに備えてステーキでいい?焼き方は何が好き?ふーん。
六点了。晚餐的话为了给之后的作战做准备,就做牛排吧?你喜欢怎么煎的牛排?嗯~。
一九〇〇时报 It is seven. はい、ジョンストン特製ステーキを召し上げれ!お肉、ちゃんと焼けてる?
七点了。好啦,请享用约翰塞顿特制牛排吧!牛肉煎得还好吗?
二〇〇〇时报 It is eight……あ、サム、どこ行くの?South Quadrant?え、文句に?あ、待ちなさい!
八点了……啊,莎沐,你要去哪?南边的宿舍?诶,去抱怨?啊,等一下!
二一〇〇时报 It is nine. はあ、言わんこっちゃない。なんか誘われてるし。あ、ごめん、その子は…ふえ?
九点了。哈啊,都说了等一下啊。感觉像被引诱过去了。啊,抱歉,那孩子……唔诶?
二二〇〇时报 It is ten. ふぁー、なんとか逃げてきたわ。日本のdestroyerは、夜はagreesiveね。疲れたー。
十点了。呜啊,总算是逃回来了。日本的驱逐舰,晚上真是凶啊。累坏我了。
二三〇〇时报 It is eleven. あなたも今日はお疲れだったわね。ゆっくり休んで。う、Good night. 明日、また。
十一点了。你今天也辛苦啦。好好休息一下吧。唔,晚安。明天见。

季节限定语音

季节性语音加载中...
季节性语音加载中...

游戏更新

获取途径

状态 限定
首次登录 2019年冬季活动
获取方式 2019年冬活E-3(Z点)

战斗特性

秋月型驱逐舰与约翰斯顿专用对空CI对比表(数据验证中)
种类 对应舰 必要装备 固定击坠 奖励系数
1 秋月型 高角炮×2+电探 7 1.7
2 高角炮+电探 6 1.7
3 高角炮×2 4 1.6
34 约翰斯顿 5inch单装炮 Mk.30改+GFCS Mk.37×2 7 1.6
35 5inch单装炮 Mk.30改+GFCS Mk.37+5inch单装炮 Mk.30改 6 1.55
36 5inch单装炮 Mk.30改×2+GFCS Mk.37 6 1.55
37 5inch单装炮 Mk.30改×2 4 1.45
  • 和历史上弗莱彻级驱逐舰的定位相似,约翰斯顿在游戏中也体现出了多面手的特性。她并非是以火雷属性著称的驱逐舰,改后比自己的同袍塞缪尔·B·罗伯茨略强,和大部分IJN驱逐舰一改的属性处于同一水平。同时,改后的初始运值达到了40,和塞缪尔·B·罗伯茨一致。专属的装备属性加成也仅仅是差强人意。
  • 可作为防空驱逐舰使用,相对于秋月型来讲,她的水面战输出能力更强,但专属对空CI却比秋月型弱。不过,如果有幸能凑齐两门5inch单装炮 Mk.30改+GFCS Mk.37,其对空CI的性能也可以说与秋月型相当接近了。
  • 1级就有无条件先制对潜的能力,有资格成为你的反潜主力。这一点也使约翰斯顿成为了练级最简单的驱逐舰之一。
  • SG雷达(初期型)作为改后的赠品,是性能优良的对水面雷达,同时也有对空雷达判定。

角色设定

约翰斯顿
KanMusu362HDIllust.png
声优白城奈绪
舰种驱逐舰
出身地美国华盛顿州西雅图
活动范围西南太平洋
所属部队美国海军
P站百科ジョンストン(艦隊これくしょん)

  塔菲三号的驱逐舰们最不缺的就是拼命三郎一样的战斗风格。而比起更多地像是用勇气弥补实力不足的塞缪尔·B·罗伯茨来说,约翰斯顿本身就是一位战斗力强悍的驱逐舰娘(至少设定上是这样)。和重巡洋舰们在演习中对阵是约翰斯顿的一大乐趣,并且似乎完全不落下风,但对于擅长夜战的日本驱逐舰们,她却显得有些难以应付。约翰斯顿的舰历比塞缪尔·B·罗伯茨更长,因此看起来也比后者更成熟,但和罗伯茨比起来,她也许还要多花一段时间才能习惯和镇守府的其他舰娘安心相处。

立绘相关

  作为第二位由ZECO担任作画的舰娘,约翰斯顿在造型的设计思路上和塞缪尔·B·罗伯茨相当一致,其立绘凸显着密集的捏他要素。具体如下[2]

武器装备

5英寸38倍径火炮 Mk.30 Mod.0

Mk.37 GFCS射击指挥仪+Mk.4雷达

五联装533mm鱼雷发射管 搭载Mk.15鱼雷
  (只在中破时出现)

Ⅳ Mk.3 深水炸弹导轨

史实捏他

① 头饰:舰桥外围走廊;头带:约翰斯顿的旗语和无线电呼号NIKZ RadioCall-N.jpgRadioCall-I.jpgRadioCall-K.jpgRadioCall-Z.jpg

② 服役星章(又称“战斗星章”,Battle Star),美军通用勋章装饰。五颗铜星合一颗银星,代表约翰斯顿共获得的六颗星章。

③ 约翰斯顿舰长欧内斯特·埃文斯少校所获追授之海军款荣誉勋章

④ 美国海军少校军衔袖标,同样来自舰长埃文斯。

⑤ 服装取材自美国海军水兵常服。

⑥ 两舷识别灯,左右舷分别为红色和绿色。

⑦ 舷号557.改后的立绘体现了约翰斯顿号的Measure 21涂装,垂直面涂装为5-N海军蓝,甲板及水平面涂装为20-B甲板蓝

⑧ 武器原型为M14自动步枪

⑨ 足部螺旋桨上形似格栅的装置,在真实的弗莱彻级上位于舰尾侧部,用以保护突出的螺旋桨免于触岸(例如在入港时)。

  同时,约翰斯顿的中破立绘反映自萨马岛海战中约翰斯顿的中弹状况。战役中约翰斯顿的舰艏炮塔被毁(体现在其右手的主炮丢失),并有另一座炮塔被击伤,其舰桥操舵室、火控系统、电池组和轮机舱亦遭炮火击中。

二次设定

  约翰斯顿有着“喜欢脱衣服”或者“经常会面临衣服被脱掉的情形”的二次设定。这一点源于约翰斯顿的立绘与2019年游戏官方挂历中装束的不同,在立绘中约翰斯顿的上衣向下散开露出了双肩,而日历中却是穿戴整齐的状态。玩家社群与同人圈中对此的演绎,一是保留一些的“约翰斯顿在战斗中时会想要脱掉衣服”,另一种则是让约翰斯顿在各种各样的场合下处于衣服脱掉的状态,一个例子是混入了其放置语音中与塞缪尔·B·罗伯茨玩牌的设定而出现的诸如“约翰斯顿打牌输掉于是被脱光”此类的同人创作[3][4]。尤其其画师ZECO本人显然相当喜爱这个设定,常常会在SNS上谈起[5](即便是对与脱衣设定无关的同人创作发表评论时也是如此[6][7])。

图集

关联角色

KanMusu361Banner.jpg
KanMusu344Banner.jpg
塞缪尔·B·罗伯茨
&
甘比尔湾
同为塔菲三号舰队的同袍,约翰斯顿、塞缪尔·B·罗伯茨和甘比尔湾是非常亲密的朋友。而比起监护人和监护对象一般关系的塞缪尔·B·罗伯茨和甘比尔湾来说,约翰斯顿又是如何装点自己与她们的友谊的?她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KanMusu124Banner.jpg
KanMusu125Banner.jpg
KanMusu149Banner.jpg
IJN重巡洋舰们
&
金刚
约翰斯顿对自己“前世”的对手们依然怀着一股强烈的竞争心,因此她可以很自信地在演习中挑战曾在萨马岛与自己激烈交战的日军重巡洋舰们。但对于最终击沉了自己的金刚,约翰斯顿还是有一些打怵的,面对着金刚递过来的红茶,虽然她接了下来,但金刚有没有察觉到她畏畏缩缩的心情呢。
KanMusu005Banner.jpg 雪风 雪风可能是约翰斯顿唯一一个能完全自如地与之交流的日本舰娘。二人的因缘同样源于萨马岛战役,面对着沉没中的约翰斯顿号,雪风号的舰长选择了用军礼向自己对手的勇敢战斗致敬——同时也选择了自己的军人荣誉(这点对于那时的日军来说还是很难得的)。由此也促成了身为舰娘的约翰斯顿对雪风的好感。
KanMusu000Banner.jpg 驱逐舰们 由于美日海军对驱逐舰运用方式的不同,约翰斯顿对那些尤其擅于夜间作战的日本驱逐舰娘们了解得仍然太少。对于很多一到了晚上就变得活力满满的驱逐舰们,约翰斯顿或许还要花上一番功夫才能习惯和她们朝夕相处的生活。

杂谈

  • 在实装初期,约翰斯顿在游戏的编成界面里并不像其他海外舰娘那样处于顺序的最后,反而会出现在第一页里。现在,这个BUG已经被修复。
  • 玩家社群中多有认为,相对于现实中的战斗力,约翰斯顿在游戏中的火雷属性被过分地压低了。也许到了改二开放时,她才会发挥出自己在水面战中的实力。
  • 约翰斯顿的攻击语音“More shells!”(给我更多弹药!)是一处史实的捏他。萨马岛海战中约翰斯顿中弹严重受损时,一位水兵在炮塔里不停呼喊“More shells! More Shells!”,由此成为了塔菲三号英勇作战的标志与缩影。
  • 据画师ZECO叙述,在他完成约翰斯顿的作画前,游戏制作人田中谦介就向其询问了约翰斯顿诸如发色之类的一系列外观设定。他后来得知,这些设定信息被用在了装备5inch单装炮 Mk.30改+GFCS Mk.37(作为战果奖励在2018年10月先行实装)和5inch单装炮 Mk.30改的妖精设定中。
  • 约翰斯顿实装后,玩家们发现ZECO会积极地转发约翰斯顿的同人图[8],甚至主动在Pixiv上搜索[9]。这样的做法使其在玩家社群中逐渐建立起了类似于玖条氏那样的,毫不掩饰地表露自己的舰娘身上倾注大量(过多)感情的“父爱如山”的形象。
  • 约翰斯顿在游戏中有着优秀的反潜性能,这点和她的战史是相符的。1944年3月15日,约翰斯顿号于布干维尔岛附近海域执勤时用深水炸弹击沉了日军伊176号潜艇。值得一提的是,这艘潜艇于1943年11月16日于特鲁克南方击沉了美军潜艇石首鱼号(USS Corvina, SS-226)。这是日本在太平洋战场上最后一次击沉美国潜艇,也是日本在太平洋战场唯一一次使用潜艇击沉潜艇。
  • 约翰斯顿拥有一段功勋卓著的舰历。她因为萨马岛海战中展现的卓绝勇气而与整个塔菲三号舰队共享了总统特别嘉许奖(Presidential Unit Citation),同时得到了她的第六枚服役之星。舰长欧内斯特·埃文斯也被追授海军荣誉勋章。时至1955年,一艘以埃文斯命名的迪利级护卫舰埃文斯号(USS Evans, DE-1023)在西雅图下水,埃文斯的姐妹赞助了这艘军舰的建造。
  • 关于击沉约翰斯顿之战果的真正归属是存在着一些争议的[10]。而游戏中实际上是采信了约翰斯顿号由金刚击沉的观点,并且添加了捏他内容。
  • 1945年10月,约翰斯顿号的继任舰(DD-821)在得克萨斯州的奥兰治下水。这艘军舰在1981年出售给中华民国海军,命名为“正阳”(ROCS Chen Yang, DDG-928)。正阳号服役至2003年除籍,并于2006年在汉光22号演习中在宜兰县外海作为靶舰被击沉。

历史资料

约翰斯顿号驱逐舰
USSJohnstonDD557.jpg
動工 1942年5月6日
下水 1943年5月25日
服役 1943年10月27日
結局 1944年10月25日,萨马岛海战中被击沉

注:本章节内容大部引自中文维基百科:约翰斯顿号驱逐舰 (DD-557)条目,有修改。

  约翰斯顿号驱逐舰是一艘隶属于美国海军的弗莱彻级驱逐舰,她是第一艘以“约翰斯顿”命名的美国军舰,其舰名源于美国南北战争时期的海军军官约翰·文森特·约翰斯顿。约翰斯顿号的足迹从马绍尔群岛一路向菲律宾延伸,直至在萨马岛海域作为“塔菲三号”(Taffy III)舰队的一员成功抵挡了日军的主力舰队,就此一战成名。

设计、建造和服役

  弗莱彻级驱逐舰被视为二战中美军最具代表性的驱逐舰。作为美军在后条约时代设计的第一代驱逐舰,其核心的设计要求乃是比前型格里维斯级驱逐舰更大的吨位,以与朝潮型、阳炎型等日军后条约驱逐舰对抗。相对于前型舰来说,弗莱彻级并没有针对水面战能力作显著的提高,而最大的改进在于防空火力的加强,以及额外的500吨排水量带来的更良好的可扩展性。弗莱彻级在太平洋战事的前中期和末期进行了两轮改装,其中第一轮改装将初期的一门四联装28毫米75倍径高射机炮和六挺M2 .50重机枪逐步换装为2-5门双联装博福斯40毫米高射炮和7门单装厄利孔20毫米机炮,同时加装了6具K型深水炸弹投射器(K-gun)。约翰斯顿号便建造于这一时期,因此舰历伊始便拥有了加强的武器装备。

  1942年5月6日,约翰斯顿号在华盛顿州西雅图的西雅图-塔科马造船公司开始建造。1943年3月25日下水,由约翰·文森特·约翰斯顿的曾侄女玛莉·S·克林格女士(Mrs. Marie S. Klinger)掷瓶。1943年10月27日服役,其舰长欧内斯特·埃文斯少校在对舰员的演讲中,引用了美国海军之父约翰·保罗·琼斯的名言: “这将是一条战斗之舰,她将杀出一条血路。害怕的人,最好趁早离开。”

前往西南太平洋

  马绍尔群岛战役中,约翰斯顿号在1944年2月1日炮击了瓜加林环礁的海滩,并在2月17-22日继续对埃内韦塔克环礁的登陆作战提供对地火力支援。在前往所罗门群岛执行巡逻任务途中,约翰斯顿号炮击了加罗林群岛卡平阿马朗伊环礁的岸上设施。两天后,她到达布干维尔岛奥古斯塔皇后湾东南方的马里里卡河(Maririca River)河口。在对此地进行轰击后,约翰斯顿号在布干维尔岛附近执行反潜巡逻任务。3月15日,约翰斯顿号用深水炸弹击沉了日军潜艇伊176号。

  在所罗门群岛巡航三个月之后,约翰斯顿号返回马绍尔群岛准备关岛战役。7月21日,她与经历过珍珠港事件的宾夕法尼亚号一同炮击关岛。约翰斯顿号在7月29日发射了超过4,000枚炮弹,她精准的炮火摧毁了数个日军的4英寸(100mm)火炮阵地和多座碉堡与建筑物。约翰斯顿号随后在佩莱利乌战役中参与了保护护航航母的任务[11]

  同年10月,美军主力舰队开始挺进菲律宾群岛。在阿德默勒尔蒂群岛的席亚德勒港补给后,她在10月12日作为护航舰参与了护航航母在莱特湾的空优任务,袭击了当地日军机场,为登陆部队提供直接火力支援,甚至在10月20日炮击摧毁了一个日军补给车队。约翰斯顿号隶属的舰队即护航航母战斗群77.4.3分队,缘于其无线电呼号被通称作“塔菲三号”(Taffy III),与塔菲一号、塔菲二号共同受克利夫顿·史普勒格准将指挥。此分队共有包含约翰斯顿、塞缪尔·B·罗伯茨(USS Samuel B. Roberts, DE-413)和甘比尔湾(USS Gambier Bay, CVE-73)在内的3艘驱逐舰、4艘护卫驱逐舰和5艘卡萨布兰卡级护航航母。

塔菲三号的遭遇战

  1944年10月23日清晨,美国潜艇在中国南海海域发现并攻击了来自准备袭击莱特湾美军登陆部队的日本舰队,日军重巡洋舰爱宕号和摩耶号被击沉,高雄号重伤退出战斗。南路的西村舰队(第一游击部队第三舰队)由战舰扶桑山城以及重巡洋舰最上时雨满潮朝云山云4艘驱逐舰组成,并在10月24日深夜到25日凌晨苏里高海峡夜战中被击溃,栗田健男海军中将率领的第一游击部队本队在10月24日的锡布延海遭到美军航空母舰航空队的围攻,损失了武藏号战舰、妙高号重巡洋舰后重伤后撤,往西方航行。美军误以为栗田舰队因为受损过重而撤退,而栗田不久再次下令舰队回头向东航行。忽视了栗田舰队动向的哈尔西下令主力航母与战舰向北追击小泽治三郎在恩加尼奥角的诱饵舰队,让栗田舰队得以在10月25日破晓毫无阻碍地通过圣贝纳迪诺海峡进入菲律宾海。

于萨马岛海战中被美军军机发现的大和号战舰,后方为一艘金刚型战舰。

  栗田舰队沿着萨马岛海岸南下前往莱特湾,希望摧毁莱特岛的美军登陆部队。此时约翰斯顿号和她所属的塔菲三号正在萨马岛以东海域进行警戒并对登陆部队进行火力支援[11]。当日破晓后,一架美军警戒飞机的飞行员发现了接近中的栗田舰队。此时塔菲三号面对的是四艘战舰(包括大和号战舰在内)、两艘轻巡洋舰、六艘重巡洋舰及十一艘驱逐舰组成的庞大主力舰队。约翰斯顿号的主炮长罗伯特·C·黑根(Robert C. Hagen)海军中尉事后回忆称:“我们就像没有投石索大卫面对巨人歌利亚一样”。不到一分钟内,约翰斯顿号在日军舰队和美军护航航母间蛇行施放了2500码(2300米)的烟雾掩护航母免遭日军炮火攻击。“我们才刚开始施放烟幕,日本人就开始对我们猛烈轰击。约翰斯顿号在炮弹爆炸的水花中曲折前进……我们是第一艘施放烟幕的驱逐舰,是第一个开火,第一个发起鱼雷攻击……”[11]

  最开始20分钟,由于约翰斯顿号的5英寸(127毫米)舰炮射程远逊于日本战舰和巡洋舰的火炮而无法还击。不等命令,埃文斯舰长便下令约翰斯顿号离开护航队,开始向日舰发起进攻。约翰斯顿号所面对的是第一列的七艘日军驱逐舰、第二列的一艘轻巡、三艘重巡和紧随其后的四艘战舰。此外,东边还有其他的日军巡洋舰和驱逐舰[11]

  接近到离日本舰队10英里的射程,约翰斯顿号开始向最靠近的熊野号重巡洋舰开火并有几发命中,将其击伤。为进入鱼雷射程,约翰斯顿继续向日军战阵冲锋,五分钟内发射了超过200枚炮弹。接着,约翰斯顿号在鱼雷长官杰克·K·贝奇戴尔上尉(Jack K. Bechdel)的命令下开始对日舰进行鱼雷攻击。约翰斯顿号发射了十枚鱼雷,并施放烟幕回撤。当从烟雾中出来时,约翰斯顿号的舰员看到了熊野号重巡被鱼雷击中的滚滚火球。熊野号的舰艏被彻底炸断,被迫撤退。几乎同时,约翰斯顿号被金刚号高速战舰的356毫米炮击中三枚炮弹,紧接着舰桥被三枚中口径炮弹击中——可能是日军轻巡大和号的副炮。炮击摧毁了约翰斯顿号舰桥的操舵室,使其失去操舵能力,后部的三门5英寸炮的转向机构也无法运作,回转罗盘亦被损坏。约翰斯顿号躲进一片雨云以进行修复和损管作业[11]。舰长埃文斯左手失去两个手指,在舰桥被毁后到后部的船舵处指挥船员直接操作转向连杆,继续战斗。

  上午7时50分,克利夫顿·史普勒格将军命令驱逐舰进行鱼雷攻击。约翰斯顿号鱼雷已经用尽,并且因为引擎受损无法保持战位,便为其他进行攻击的驱逐舰提供火力支援。当她从烟幕中出来时,差点撞上了赫尔曼号驱逐舰(USS Heermann, DD-532)。8时20分,约翰斯顿号发现烟幕中浮现出一条金刚级战舰的舰影——距离只有7000码(6400米)。约翰斯顿号立即开火,几发炮弹击中了战舰的上层建筑。金刚级战舰的还击没有命中[11]。此时约翰斯顿号发现日军巡洋舰正集中火力攻击甘比尔湾号护航航母,便上前接战以引开注意力,之后再对接近的日军驱逐舰射击,日军以火炮和鱼雷还击但未命中。

  在附近的塞缪尔·B·罗伯茨号上,船员们看到了在船后部指挥的埃文斯舰长。埃文斯向他们挥手,而他们甚至没有意识到那是埃文斯仅剩的一只还完好的手。

  约翰斯顿号好运用尽,日本舰队开始集中向她开火。在这期间,两枚大口径炮弹击中了驱逐舰,其中一枚击中了约翰斯顿号薄弱的侧面装甲并在引擎室炸开一个大洞,使得她速度减半并最终失去动力,漂浮在水面上。日舰随后围拢上来对已受重伤的约翰斯顿号轮番开火。一枚炮弹摧毁了她的舰艏主炮并损伤了另一门,而炮火击中40毫米机炮弹药库引发的爆炸也使她的舰桥失火。埃文斯舰长正继续向手动操舵的舰员大喊下令,而一门主炮的射手则不断大声叫喊到“给我更多炮弹!”死战至此,这艘驱逐舰仍然在竭尽全力与日本舰队奋战保护剩下的五艘护航航母。“我们知道现在任何人都救不了我们了,但对航母的掩护必须继续,对日本人进攻的每一分钟迟滞都是值得的……”

  9时30分,约翰斯顿号在海上漂浮着,日军舰艇像印地安人围猎那样在四周开火。即使是不屈不挠的舰长也知道约翰斯顿号气数已尽。9时45分,埃文斯舰长下令弃舰。10时10分,约翰斯顿号侧翻,开始下沉,一艘日本驱逐舰抵近到1,000码向她最后一次开火确保其沉没。

  约翰斯顿号的勇敢战斗甚至赢得了敌人的尊敬。一个幸存者看到雪风号驱逐舰的舰长寺内正道向缓缓下沉中的约翰斯顿号行军礼;这也是约翰斯顿号服役生涯中的最后一幕。约翰斯顿号的327名舰员中,只有141人获救。埃文斯舰长以下186人殉职。其中,约50人在交战中死亡,45人因伤势在救生筏上死亡,舰长在内的92人在弃舰后失踪[11]

结局

  霍尔号和塞缪尔·B·罗伯茨号同样在保护莱特湾登陆部队和护航航母与的死斗中沉没。除了塔菲三号自身的飞行队,塔菲一号和塔菲二号可用的一切飞机都来支援萨马岛海面上的激战,约翰斯顿号和她小小的分遣舰队在萨马岛海战以自身的牺牲成功阻止了栗田中将强大的舰队的进攻。日军重巡洋舰铃谷号与筑摩号被击沉,鸟海号受重创后由友军鱼雷自沉处分。12点36分,栗田下令舰队向北转向,史普勒格准将惊奇地目睹著栗田舰队的撤退。约翰斯顿号与77.4.3小队的英勇战斗可能使得日军误以为遇到了哈尔西的主力舰队,错失了消灭美国护航航母和登陆部队的机会。

  由于在萨马岛海战中所表现的出色勇气,塔菲三号被集体授予总统特别嘉许奖。欧内斯特·埃文斯舰长被追授荣誉勋章。此外,约翰斯顿号在二战服役期间共获得6枚战斗之星。

图集

资料来源

  1. https://twitter.com/syoukuretin/status/1080773313750691846
  2. 参考了以下来源:
  3. もっち(@mocchichani) 的推文
  4. すずきとと(@suzukitoto0323) 的推文
  5. 皇宇zeco 的微博
  6. zeco 的推文
  7. zeco 的推文
  8. zeco 的推文[1][2][3][4][5][6]
  9. zeco 的推文
  10. 正妻空母翔鹤桑,[7]
  11.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Dictionary of American Naval Fighting Ships. Navy Department, Naval History & Heritage Command. 2015.

参见